宁夏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人工智能读书笔记||天才的特点

www.mahalosurfing.com2019-09-13

  以下文字来自MIT Media Lab创始人已故的明斯基教授的书《思想社会》。此文我并无商业目的,所以也没有版权的问题。

  我们会很自然地羡慕爱因斯坦,莎士比亚,和贝多芬这样的天才。我们很好奇他们究竟如何创造出如此美妙的理论,戏剧和交响乐。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的的才能与天赋是不能被解释的。如果真是这样子的,那接下来的结论就是:任何机械(电脑)是是不可能创造这些东西的,因为机械所作的东西是必须能够解释清楚的。但是我们为什么会在不知道普通人怎么做事情的情况下,假设这些伟大的艺术家和我们普通人的做法是大不相同的?我想肯定的是:在搞清楚普通人如何想出普通调子之前,去思考伟大的艺术家如何写出伟大的调子是时机不成熟的。我不信普通的想法与创造性的想法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如果你现在问我,这两种想法哪个更神奇,我会说正常人或普通人的想法更神奇。

  我们首先不能让我们对这些伟大艺术家的羡慕与嫉妒让我们分心,以致于我们不能搞清楚我们如何得到或创造出新想法。可能我们对这些创造性的想法有迷信,这样我们就认为我们自己有了“缺陷”或“不足”,这样就对自己的无所成就有了借口。当我们告诉自己这些创造性的想法不可解释时,我们是在安慰自己:我们没有继承这些品质。这样我们的失败就是不是我们的过错,而伟大人物的成功是由于他们的优点。这些不是他们只是他们得到的,不是学到的。

  当我们真正碰到这些我们的文化认为很伟大的人的时候,我们并不会发现某一个特殊的秉性或习性,而只是在他们身上会发现一些很普通的品质的组合。很多英雄是非常有动力的,可是很多不是伟大人物的人也是很有动力的。

  他们只是在一些领域非常熟练, 但这些东西本身只能被我们当作技工或者技能。他们经常对自己很有信心,以至于他们可以面对别人的嘲讽而坚持, 而这些东西只能被我们称作固执。他们是会对一些事物有一些新奇的想法。可是普通人时不时地也会有新奇的想法。而至于智慧, 我认为每个可以连贯地讲话的人已经具备了这些英雄在这些方面所具备的。那问题来了,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些需要的东西,那究竟这些英雄们究竟怎么与众不同呢?

  我觉得这些英雄们大多还有一种高阶能力。一个人为了积累为了有杰出的品质,需要有非同寻常的高效地学习能力。学习很多东西是不够的。他必须管理他所学习的东西。在掌握这些能力的表面之下,这些大师们大多有一些高阶技能的诀窍。这些高阶能力帮助他们能够组织应用这些能力。 这些隐藏的思维管理能力诀窍帮助他们有一个系统,这个系统会产生天才的工作。为什么有的人会学更多更好的技能? 这些很重要的区别发生在很早期的阶段。当一个小孩琢磨出一个很聪明的方式去搭建积木,排成行列 或者堆。而另外一个小孩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排列。每个人都会赞扬第一个小孩的城堡与塔楼,而没人会看见第二个小孩的工作, 有的人甚至会留下印象:第二个小孩不努力。但是如果第二个小孩坚持寻找更好的学习方式,这会导致默不作声的成长,他会有一个更好的方式来找到更好的学习如何学习的方式。然后,我们以后会观察到很好的质的变化,尽管没有公开的原由。于是我们便把这些东西称作为天才,或能力,或天赋。

  最后我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因为我们(进化)演变的方式并不尊重个体,所以我们所谓的天才就会很稀缺。可能不可能在有些民族或文化里有个体能长期能够长期有独特的方式思考? 如果没有,多么令人悲伤啊, 我们天才的基因可能没有得到养分而被像杂草一样被除掉了。

  

  舒己怀_Frank

  

  1.1

  字数 1379

  以下文字来自MIT Media Lab创始人已故的明斯基教授的书《思想社会》。此文我并无商业目的,所以也没有版权的问题。

  我们会很自然地羡慕爱因斯坦,莎士比亚,和贝多芬这样的天才。我们很好奇他们究竟如何创造出如此美妙的理论,戏剧和交响乐。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的的才能与天赋是不能被解释的。如果真是这样子的,那接下来的结论就是:任何机械(电脑)是是不可能创造这些东西的,因为机械所作的东西是必须能够解释清楚的。但是我们为什么会在不知道普通人怎么做事情的情况下,假设这些伟大的艺术家和我们普通人的做法是大不相同的?我想肯定的是:在搞清楚普通人如何想出普通调子之前,去思考伟大的艺术家如何写出伟大的调子是时机不成熟的。我不信普通的想法与创造性的想法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如果你现在问我,这两种想法哪个更神奇,我会说正常人或普通人的想法更神奇。

  我们首先不能让我们对这些伟大艺术家的羡慕与嫉妒让我们分心,以致于我们不能搞清楚我们如何得到或创造出新想法。可能我们对这些创造性的想法有迷信,这样我们就认为我们自己有了“缺陷”或“不足”,这样就对自己的无所成就有了借口。当我们告诉自己这些创造性的想法不可解释时,我们是在安慰自己:我们没有继承这些品质。这样我们的失败就是不是我们的过错,而伟大人物的成功是由于他们的优点。这些不是他们只是他们得到的,不是学到的。

  当我们真正碰到这些我们的文化认为很伟大的人的时候,我们并不会发现某一个特殊的秉性或习性,而只是在他们身上会发现一些很普通的品质的组合。很多英雄是非常有动力的,可是很多不是伟大人物的人也是很有动力的。

  他们只是在一些领域非常熟练, 但这些东西本身只能被我们当作技工或者技能。他们经常对自己很有信心,以至于他们可以面对别人的嘲讽而坚持, 而这些东西只能被我们称作固执。他们是会对一些事物有一些新奇的想法。可是普通人时不时地也会有新奇的想法。而至于智慧, 我认为每个可以连贯地讲话的人已经具备了这些英雄在这些方面所具备的。那问题来了,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些需要的东西,那究竟这些英雄们究竟怎么与众不同呢?

  我觉得这些英雄们大多还有一种高阶能力。一个人为了积累为了有杰出的品质,需要有非同寻常的高效地学习能力。学习很多东西是不够的。他必须管理他所学习的东西。在掌握这些能力的表面之下,这些大师们大多有一些高阶技能的诀窍。这些高阶能力帮助他们能够组织应用这些能力。 这些隐藏的思维管理能力诀窍帮助他们有一个系统,这个系统会产生天才的工作。为什么有的人会学更多更好的技能? 这些很重要的区别发生在很早期的阶段。当一个小孩琢磨出一个很聪明的方式去搭建积木,排成行列 或者堆。而另外一个小孩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排列。每个人都会赞扬第一个小孩的城堡与塔楼,而没人会看见第二个小孩的工作, 有的人甚至会留下印象:第二个小孩不努力。但是如果第二个小孩坚持寻找更好的学习方式,这会导致默不作声的成长,他会有一个更好的方式来找到更好的学习如何学习的方式。然后,我们以后会观察到很好的质的变化,尽管没有公开的原由。于是我们便把这些东西称作为天才,或能力,或天赋。

  最后我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因为我们(进化)演变的方式并不尊重个体,所以我们所谓的天才就会很稀缺。可能不可能在有些民族或文化里有个体能长期能够长期有独特的方式思考? 如果没有,多么令人悲伤啊, 我们天才的基因可能没有得到养分而被像杂草一样被除掉了。

  以下文字来自MIT Media Lab创始人已故的明斯基教授的书《思想社会》。此文我并无商业目的,所以也没有版权的问题。

  我们会很自然地羡慕爱因斯坦,莎士比亚,和贝多芬这样的天才。我们很好奇他们究竟如何创造出如此美妙的理论,戏剧和交响乐。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的的才能与天赋是不能被解释的。如果真是这样子的,那接下来的结论就是:任何机械(电脑)是是不可能创造这些东西的,因为机械所作的东西是必须能够解释清楚的。但是我们为什么会在不知道普通人怎么做事情的情况下,假设这些伟大的艺术家和我们普通人的做法是大不相同的?我想肯定的是:在搞清楚普通人如何想出普通调子之前,去思考伟大的艺术家如何写出伟大的调子是时机不成熟的。我不信普通的想法与创造性的想法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如果你现在问我,这两种想法哪个更神奇,我会说正常人或普通人的想法更神奇。

  我们首先不能让我们对这些伟大艺术家的羡慕与嫉妒让我们分心,以致于我们不能搞清楚我们如何得到或创造出新想法。可能我们对这些创造性的想法有迷信,这样我们就认为我们自己有了“缺陷”或“不足”,这样就对自己的无所成就有了借口。当我们告诉自己这些创造性的想法不可解释时,我们是在安慰自己:我们没有继承这些品质。这样我们的失败就是不是我们的过错,而伟大人物的成功是由于他们的优点。这些不是他们只是他们得到的,不是学到的。

  当我们真正碰到这些我们的文化认为很伟大的人的时候,我们并不会发现某一个特殊的秉性或习性,而只是在他们身上会发现一些很普通的品质的组合。很多英雄是非常有动力的,可是很多不是伟大人物的人也是很有动力的。

  他们只是在一些领域非常熟练, 但这些东西本身只能被我们当作技工或者技能。他们经常对自己很有信心,以至于他们可以面对别人的嘲讽而坚持, 而这些东西只能被我们称作固执。他们是会对一些事物有一些新奇的想法。可是普通人时不时地也会有新奇的想法。而至于智慧, 我认为每个可以连贯地讲话的人已经具备了这些英雄在这些方面所具备的。那问题来了,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些需要的东西,那究竟这些英雄们究竟怎么与众不同呢?

  我觉得这些英雄们大多还有一种高阶能力。一个人为了积累为了有杰出的品质,需要有非同寻常的高效地学习能力。学习很多东西是不够的。他必须管理他所学习的东西。在掌握这些能力的表面之下,这些大师们大多有一些高阶技能的诀窍。这些高阶能力帮助他们能够组织应用这些能力。 这些隐藏的思维管理能力诀窍帮助他们有一个系统,这个系统会产生天才的工作。为什么有的人会学更多更好的技能? 这些很重要的区别发生在很早期的阶段。当一个小孩琢磨出一个很聪明的方式去搭建积木,排成行列 或者堆。而另外一个小孩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排列。每个人都会赞扬第一个小孩的城堡与塔楼,而没人会看见第二个小孩的工作, 有的人甚至会留下印象:第二个小孩不努力。但是如果第二个小孩坚持寻找更好的学习方式,这会导致默不作声的成长,他会有一个更好的方式来找到更好的学习如何学习的方式。然后,我们以后会观察到很好的质的变化,尽管没有公开的原由。于是我们便把这些东西称作为天才,或能力,或天赋。

  最后我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因为我们(进化)演变的方式并不尊重个体,所以我们所谓的天才就会很稀缺。可能不可能在有些民族或文化里有个体能长期能够长期有独特的方式思考? 如果没有,多么令人悲伤啊, 我们天才的基因可能没有得到养分而被像杂草一样被除掉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sugys.com/bdsc2F9i/8ernQ0.html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