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草婴:永远航行的“船长”

www.mahalosurfing.com2019-11-18

曹颖先生在“曹颖研究”

“曹颖研究”

“《草婴译著全集》新书大会暨研讨会”三月

赵恒

盛俊峰是著名文学翻译家曹颖先生的原名。我真的很晚才接近他。很抱歉,在他还活着的时候,我不能去看他,也不能和他的妻子盛田敏先生聊天。 如果“曹颖研究”没有在今年3月在上海乌鲁木齐南路178号完成并开放,我会很幸运地触摸陪伴我丈夫多年的书桌和书柜。我会在展览墙上看到笔迹和他雄辩的话语的密集翻译。这种近乎洗礼的过程会持续多少年?

然而,那时,我对另一位俄罗斯文学重量级翻译家曹颖先生一无所知 直到四年前的10月24日,那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整整一页的纪念曹颖先生的文章,我才意识到翻译了托尔斯泰所有小说的老人已经不可挽回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立即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曹颖先生已经走了,问她是否认识他。她说她知道名字,但不知道名字。 虽然我现在记不起那篇文章里写了什么,但那一刻给我心灵的震撼仍然历历在目。 也许是从那天起,曹颖先生和我已经铸造了一个难以形容的命运

2018对我来说有点“传奇”:我在微信公众号“一群画家”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胜利日,我在莫斯科》。它是由同样热爱俄罗斯文学的年轻人从远处发现的。他主动联系了我。命运之神突然让我进入了俄罗斯世界,这个世界是我一直渴望的,早就应该回来了。 当他第一次来访时,他带来了盛田敏先生寄给我的那本书《疾风知劲草》。这是一个纪念收藏品,将于2018年1月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疾风知劲草》 分为 《长相思》 和 《长相忆》 两集,编入了草婴先生的家人、学生、朋友和研究者的追忆文章共十九万七千字。卷首是草婴先生在2002年8月写下的 《我为什么翻译》 ,他说自己从事翻译工作“是历史的安排,我无怨无悔”。因从事西医的父亲有“爱国思想,也有人道主义精神”,为尚且年少的草婴的心中植下了强烈的忧患意识和追求真理的种子;源于战乱的颠簸环境和对鲁迅作品的崇拜,加之鲁迅比喻俄国文学的译介是“给起义的奴隶运送军火”,使得俄罗斯文学成为这个有志气的少年打开世界继而找寻人文精神的灯塔。他立下誓言:“我活着就去做我认为最应该做的事,最正确的事:翻译工作。从十八岁开始,我首先考虑的就是把全部精力、时间,放到这上面,其他事情一律都推掉。”为此他开始苦读俄语,拥有良好俄语修养的姜椿芳先生及时帮助了他,让他在翻译报道苏联卫国战争的通讯时得到锻炼与提升。以翻译俄语通讯为媒介,草婴先生走上这条虽荆棘丛生却绚丽夺目之路:1942年他开始用笔名“草婴”发表译作,第一篇译作是苏联作家普拉东诺夫的短篇小说 《老人》 。 《疾风知劲草》 的后记是由草婴先生的夫人盛天民先生执笔的,她说草婴“七十年来,在历史的旋涡中,他艰辛地走在介绍外国文学的路上。他翻译反法西斯罪行,他翻译反封建专制作品,期待世界和平与正义。“这个世界充满了曹颖渴望的人与人之间的爱,这难道不是我年轻一代的心声吗?

纪念册中最重要的文章是盛田敏先生写的《风雨人生相濡以沫我与草婴的七十载》。 这篇写于2017年3月的长篇文章名副其实,我已经读了好几次了,我哭了好几次才死去。 这对在高中相遇并被同学们称为“队长”的高、低年级兄弟姐妹成熟、稳重、瘦削、白皙的形象,一定会在那个漂亮女孩的心中生根发芽。 目前,我不会停留在甜蜜友谊的日子里。最令我感动的是“人生中最黑暗、最屈辱的时刻”,“在窗前等待我的“了望者”看穿一切”,以及我爱人的棺材打开时生与死的分离,每一个字都在跳动着我的心脏。 2018年8月,也就是常文写作一年半之后,盛田敏先生尽了最大努力实现了曹颖先生的夙愿,“立墓碑胜于读书”。他和曹颖先生一起去了。

在我国,无论是俄语还是英语,法语还是西班牙语,哪一位文学翻译家没有经历过艰辛,但仍然坚持原始信念,恪守“信、达、雅”原则,将世界经典文学作品逐一引入中国?我不禁想到,咸宜叔叔入狱后,我父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翻译未完成的《红楼梦》。我父亲也被迫离开了班级。即使80多岁,他也不得不重译《红与黑》,并坚持在严重心脏病的情况下完成十章。

现在我又认识曹颖先生了。他有一个更典型的意义:他翻译俄罗斯文学的动机远远超过了文学文本,因为他清楚地意识到他正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来促进伟大的人道主义精神,这正是我们现代历史上最大的缺陷和悲剧的根源!他说“托尔斯泰是最伟大的人道主义者”,并强调“要结束这样的悲剧,首先必须培养人与人之间的良好感情,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促进人与人之间的爱,即人道主义精神”

1977年,曹颖先生54岁,开始翻译《托翁三部曲》 饱受折磨,他刚刚经历了被一个比他体重还重的水泥袋弄伤的痛苦,并在一块硬木板上睡了整整一年才逃过一劫。 他的小女儿盛姗姗曾回忆说,“父亲从死亡线上成功归来是由于家庭纽带、奉献和关怀,特别是托尔斯泰和肖洛霍夫”,而且“作品非常巨大.因此,这项计划是精心策划的。” 也就是说,首先,我们按《安娜卡列尼娜》、《复活》和《战争与和平》的顺序“攻击”了三大名著,然后我们“攻击”了托翁的大量中短篇小说。“他将与时俱进,尽最大努力以最可靠的方式将托翁的整个文学纪念碑完美地移交给中国。”

一天翻译1000个单词,直到2007年,曹颖先生“跑”了20年。 作家王希言说这是“无私奉献和愚人精神”

曹颖的译文经过精心制作和反复润色。他想“努力在读者和托尔斯泰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使这座桥平坦、宽阔、便于人们行走而不感到疲倦”。他也想成为“黄土地上的小草,给世界留下绿色的印象”

这“草”留下的绿色一直在蔓延。2019年3月23日,2019,我参加了“草婴研究”的开幕式 在曹颖先生的铜像基座上,翻译按《肖洛霍夫文集》、《一个人的遭遇》、《拖拉机站站长和总农艺师》、《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复活》、《童年少年》、《草婴译著全集》、的顺序排列。从岳阳路195号故居搬走的书桌、书柜、笔墨和手稿,使这座20世纪20年代的西班牙风格历史建筑充满浓厚的卷轴气息。 无论是作品的朗诵,小说改编的剧本的解读,还是阅读讲座、研讨会和交流,都给广大热爱世界文学的读者和年轻人带来了一个新的视角,从而得到启迪和培养。 “曹颖研究”就像一颗伟大爱情的种子。它将根深蒂固,绿色环保。天空中的曹颖精神也可以得到安慰。

7月12日,我冒雨去上海参加“新书发布会暨研讨会” 参与者没有因为天气不好而缺席。外面的冷和里面的热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我觉得这位不屈不挠、勇敢的“船长”好像又回到了我们身边.

正如我在纪念收藏中看到的,在这个充满爱心的家庭里,曹颖先生的钢笔被称为“草”。但是在孩子们面前,他是一棵参天大树,一个名副其实的“船长”!

最终稿完成于2019年10月24日,曹颖先生逝世周年纪念日

(编辑:何一华HN110)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